首页 | 诗文 | 作者 | 名句 | 典籍 | 成语 | 其他

孟子·第二节

  景春曰:“公孙衍、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?一怒而诸侯惧,安居而天下熄。”

  孟子曰:“是焉得为大丈夫乎?子未学礼乎?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;女子之嫁也,母命之,往送之门,戒之曰:‘往之女家,必敬必戒,无违夫子!’以顺为正者,妾妇之道也。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与民由之,不得志独行其道。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此之谓大丈夫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第二节译文及注释

  景春说:“公孙衍和张仪,难道不是真正的大丈夫吗?他们 ...

相关赏析

第二节读解

景春崇拜公孙衍和张仪,认为他们“一怒而诸侯惧,安居而天下 ...

第二节解析

景春认为公孙衍、张仪能够左右诸侯,挑起国与国之间的战争, ...

古诗文网官网| 赣ICP备18007976号 | 关于我们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