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诗文 | 作者 | 名句 | 典籍 | 成语 | 其他

孟子·第二十八节

  孟子曰: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君子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。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。爱人者人恒爱之,敬人者人恒敬之。

  有人于此,其待我以横逆,则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仁也,必无礼也,此物奚宜至哉?其自反而仁矣,自反而有礼矣,其横逆由是也,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忠。自反而忠矣,其横逆由是也,君子曰:‘此亦妄人也已矣。如此则与禽兽奚择哉?于禽兽又何难焉?’

  是故,君子有终身之忧,无一朝之患也。乃若所忧则有之:舜人也,我亦人也。舜为法于天下,可传于后世,我由未免为乡人也,是则可忧也。忧之如何?如舜而已矣。

  若夫君子所患则亡矣。非仁无为也,非礼无行也。如有一朝之患,则君子不患矣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第二十八节译文及注释

  孟子说:“君子之所以不同于普通人,就是因为存的心思不 ...

相关赏析

第二十八节读解

上一章孟子的话似乎没有说完,所以本章孟子紧接着说了,“我 ...

第二十八节解析

“爱人者人恒爱之。敬人者人恒敬之。”这是一段典型的劝人互 ...

古诗文网官网| 赣ICP备18007976号 | 关于我们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