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诗文 | 作者 | 名句 | 典籍 | 成语 | 其他

孟子·第八节

  孟子曰:“牛山之木尝美矣,以其郊于大国也,斧斤伐之,可以为美乎?是其日夜之所息,雨露之所润,非无萌櫱之生焉,牛羊又从而牧之,是以若彼濯濯也。人见其濯濯也,以为未尝有材焉,此岂山之性也哉?

  虽存乎人者,岂无仁义之心哉?其所以放其良心者,亦犹斧斤之于木也,旦旦而伐之,可以为美乎?其日夜之所息,平旦之气,其好恶与人相近也者几希,则其旦昼之所为,有梏亡之矣。梏之反覆,则其夜气不足以存;夜气不足以存,则其违禽兽不远矣。人见其禽兽也,而以为未尝有才焉者,是岂人之情也哉?

  故苟得其养,无物不长;苟失其养,无物不消。孔子曰:‘操则存,舍则亡;出入无时,莫知其乡。’惟心之谓与?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第八节译文及注释

  孟子说:“牛山上的树木曾经长得很茂盛,因为它长在大都 ...

相关赏析

第八节读解

孟子再次强调“人性本善”,并以山举例说明,任何一座山都能 ...

第八节解析

还是说性本善,只不过侧重于后天的滋养保持一方面罢了。人性 ...

古诗文网官网| 赣ICP备18007976号 | 关于我们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