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诗文 | 作者 | 名句 | 典籍 | 成语 | 其他
第七节译文及注释
译文  孟子说:“造箭的人难道不如造销甲的人仁慈吗?造箭的人唯恐自己造的箭不能够伤害人,造销甲的人却唯恐箭伤害了人。医生和棺材匠之间也是这样。所以,一个人选择谋生职业不可以不谨慎。孔子说:‘居住在有仁厚风气的地方才好。选择住处而不迷在有仁厚风气的地方,怎么能说是明智呢?’仁,是上天尊贵的爵位,人间最安逸的住宅。没有人阻挡却不选择仁,是不明智。不仁不智,无礼无义的人,只配被别人驱使。被别人驱使而引以为耻,就像做了造弓的人却又以造弓为耻,做了造箭的人却又以造箭为耻一样。如果真正引以为耻,那就不如好好行仁。有仁德的人就像射手:射手先端正自己的姿势然后才放箭;如果没有射中,不怪比自己射得好的人,而是反过来找自己的原因。”

注释(1)矢人:造箭的人。(2)函人,造销甲的人。(3)巫:巫医,鹅生。匠:匠人,这里特指做棺材的木匠。(4)术:这里指选择谋生之术,也就是选择职业。(5)御:阻挡。(6)由:同“犹”,好像。

古诗文网官网| 赣ICP备18007976号 | 关于我们 |